不过,所谓“信息不对称”也并非不可克服,假酒的厂名和厂址是被盗用,但网上的店铺却是实名注册的,真要去查,不难查出老底。可见,查处的困难固然有,但并非没有线索,就看监管大门怎么去搜集和挖掘。

军方参与组建“网络水军”的指控最早出现于今年。调查人员曾向法庭申请搜查令,今年22月22日突击搜查网络司令部。但网络司令部提前获知风声,因而有所防备。据调查人员说,网络司令部心理战小组领导曾给手下职员群发短信,提醒他们“赶紧为突击搜查做好准备”。